五月的风 亲吻了爱情

我对爱情最初的认识是在学习《关雎》的课堂上。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这首爱情诗的表达直白又含蓄,悸动而羞涩,这种“思无邪”的爱情,情感是克制的,行为是谨慎的,朴素健康,纯洁且珍贵。

 

学习这首带有浓浓的、远古自然气息的爱情诗时,年幼的我还不懂什么是爱情,对爱情的感知和喜欢差不多。

五月的风 亲吻了爱情

 
喜欢好似爱情的的萌芽。喜欢这个词对于一个单纯的小孩子来说显得很简单,能让他开心的笑的,让他玩起来沉迷其中的,让他在失去某个事物、离开某个人或某个地方就撒娇地大哭大叫的,他们抑制不住情感的流露,因为喜欢,喜形于色,简而单纯。
 
而爱情的情感显得更加深刻真挚,多姿多彩。因为爱情,喜欢不再是一个人的事儿。
 
最近读到杨绛和钱钟书的爱情故事。当年,杨绛给钱钟书写信,信上只有一个字“怂”。钱钟书很快给她寄来了回信,信上也只有一个字“您”。原来,“怂”是问,你的心上人有几个;“您”是说,心上人只有你一个。
 
简简单单的两个字,不仅仅成为一段美好爱情的开始,一问一答更是彼此灵魂的交流。懂你,何尝不是一种让人舒心的爱情?
 
“即使不见面,不说话,没有任何联系。心里总会留一个位置,安安稳稳的放着一个人。已不是恋人,已不是朋友。但是习惯的想起,只是希望一切安好。有些人,止于唇齿,掩于岁月,也许,这就是爱情最后的归属。”
 
读杨绛这段对爱情的描述,让我感到孤独静谧,也有着历经风霜雨雪后的豁达乐观,处世之深的淡然坦之,给予爱情自由安好,不去打扰,当断当舍,系情系恩。这种爱情让我感动,让我向往。
 
爱情的美好并不是幻想后通过文字传达给读者,而是因为剧中人有了美好的真实经历,油然而生的幸福感通过文字的魅力所呈现。
 
爱情好似一本书,亦是人生的必修课,从相遇、相知到相爱,伴随着岁月的流逝,终在这本书上构画出不同的弧线,沉淀着彩虹似的梦。
 
爱情的故事可以说比比皆是,在我的身边也有一段佳话。
 
“蓝朋友”的女朋友生活在武汉,“19-新冠病毒”疫情突如其来的爆发导致全国各地封城封路,扎兰屯市森林消防大队也在此期间进行封闭式管理,家乡也在武汉的“蓝朋友”也因此在年末没能休假回家过年。一年之中唯一一次与女朋友见面的机会被残酷的疫情所泯灭。
 
疫情可以阻碍恋人的团聚,却阻挡不了爱情花朵的怒放;疫情疏远了距离,却拉近了恋人心。
 
每日的“煲电话粥”依然沁人心脾,诉说着生活琐事,已然如痴如醉;快递成为爱情信物的桥梁,寄托着对远方爱人的思念,带去的是精心准备惊喜;五公里处幻想有你,激励着“蓝朋友”的汗水滋养心上的“玫瑰”。
 
他等的那个人也在等他,
他关心的那个人也在关心他,
他想的那个人也在想他,
他爱的那个人也在朝朝暮暮爱他。
他守护着祖国山川,
也守护着心中的她。
 
五月的风,
温暖了远在北方的大地,
又载着千纸鹤,
奔向了南方的艳阳。
 
“从明天起,做一个幸福的人,喂马,劈柴,周游世界。”现在的我喜欢爱情平淡简单的样子,无论爱情最后的样子是否如我所愿,眼里有光,心中藏爱,不负流年,不负自己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/koucai/9512.html